永恒的端午节
来源: | 作者:百源机械 | 发布时间: 2020-07-02 | 446 次浏览 | 分享到:

  厚重而又轻柔的时光,在人的指缝里、发丝间、不经意的一声叹息、一抹微笑里慢慢消失,如小石子投进平静的水面,只在回忆里荡漾……

  小时候盼望长大,那长长的期盼像一个虔诚的信徒,每天都拿出来看一下,距离长大有没有短一点,再短一点。可是长大了,确发现原来长大就是那么一刹那的事情,仿佛没有感觉一般。恍然发现,居然这么大了啊!时光啊,就是这样匆匆而过,在回首往事的时候想起小小的自己,那虔诚的期待,竟如水晶般珍贵。

  上周过了端午节,一年一度的节日却再也不是小时候的感觉,小时候的端午节,真有一种过节的味道,不像现在生活好了,平时什么好吃的都能买到,过年过节的气氛就淡化了。

  小时候最盼望过节,首先就是春节,因为有新衣服,有压岁钱,其次就是端午节、中秋节。因为这端午可以吃粽子中秋可以吃月饼,而且老家还会有各种各样的具有仪式感的活动。

  端午节,家家户户都会上山下河去寻找艾叶和菖蒲,一把把的挂在大门上,据说是为了辟邪,还会摘粽叶来包粽子,白白的糯米,红红的甜枣,香香的腊肉……各家包的粽子都不一样,小伙伴会把自己家包的粽子拿出来显摆,大家还煞有其事的评选出一二三名,获得排名的小伙伴会在接下来很长的时间里走路都能走出虎虎生风的感觉。


  端午节的饭桌上,村里同宗同房的人会聚在一起,家里的老人会用筷子蘸一点雄黄酒,在小孩子眉心间点一个小点,说是蛇虫不近,还会鼓励我们抿一口小酒,火辣辣的感觉从口腔直通心底,必须用一个大鸡腿才能抚平这酒带给我们嘴巴的伤害。各种平时吃不到的好吃的应有尽有,皮蛋、咸蛋、粽子是必须出现的节日食品,还有一种炒了之后汁水是红色的蔬菜,我们喜欢把红色的菜汤倒进米饭里,把米饭染成好看的红色;母亲精打细算留下了过年的腊肉和香肠、红烧鱼、蘑菇烧鸡、辣子肉等等等等,小时候总觉得那张小小的饭桌上就是我们能想象出来的全部的美味佳肴,没有精致的餐具,也没有文艺的摆盘,就是那些粗犷的农村大碗大盘,却在我的回忆世界里飘香了数年……

  时光匆匆如流水,一去不复返,显摆母亲包粽子的孩子们长大了,背诵《离骚》的学子们早已踏入社会,为着理想奋斗着,为了生活努力着,漂泊的心早已感到了孤独和疲惫,此时此刻好想再穿梭回老家的院门前,看着长辈们还是当年的模样,村子里跑来跑去的小伙伴那纯真的笑脸,那张饭桌上那些缺了角的大碗里装着的喷香的美味佳肴,雄黄酒里的雄黄搁多了,沉淀在杯底里黄黄的一层……    

  如今的端午节,没有人再自己包皮蛋、做咸蛋、包粽子,各家餐桌上都已经用各种名贵的酒替代了记忆里老人点眉心的雄黄酒,美食品种繁多、花样精致,但能在一起吃的人却越来越少了。社区会组织一些庆典活动,大多都是一些退休无事的阿姨们唱歌跳舞然后发几个粽子之类的,大家都积极的寻找那些美好的回忆,可是坐在一起参加活动的人却大多都不认识。端午习俗是民间的习俗,这些习俗随着时间的流逝,城市已经开始在现代的声韵中渐渐消失,但是端午的民俗文化是永恒的,永远记忆在我童年的岁月里,那些最珍贵的时光啊,终究还是过去了。